急診故事 | 17歲女孩感冒一周,醫生發現她已腳踏鬼門關

最后一支多巴胺 2021-02-15 檢舉

急診故事 | 17歲女孩感冒一周,醫生發現她已腳踏鬼門關

撰文|多巴胺

圖片|網絡

昨天夜班,我在急診室遇見了一位“熟人”。

如果不是家屬打招呼,我甚至已經忘記了這個年輕的小患者。

去年春節的時候她在父親的陪同下來到醫院,要求看感冒發熱,結果被查出已經腳踏鬼門關。

今年年初三又因為嗓子痛來到急診,巧合又遇見了我。

感慨之余,我又不禁又想起了那天的事:

急診室里來了一對父女,病人是十七歲的女兒,一個高三學生。

父親首先進入急診室,他告訴我:“孩子感冒看了好幾天,也沒有好,想再輸液兩天看看。”

很奇怪的是,家屬走進了急診室,而病人自己卻還坐在診室外面的長凳上。

“人呢,帶進來呀。”我要求家屬將病人喊進來。

這位穿著皮夾克的父親放下手中的病歷資料,轉身出門將病人帶了進來。

這是一位戴著眼鏡,看起來有些靦腆的孩子,她手中還在拿著復習資料。

“生病了還要學習啊,現在的孩子壓力太大。”雖然我常常在急診看見患病的學生們一邊輸液治療一邊復習功課,但面對眼前的病人依舊忍不住啰嗦了一下。

病人沒有回答我,似乎根本沒有聽見一般,倒是她的父親感嘆道:“沒辦法,高三了,就是這樣。”聽著家屬的話我又翻閱了病人一周來的病歷資料。

原來病人早在一周前便出現了頭痛發熱,體溫倒也不高,最高不過37.5℃,但是血常規檢查卻提示著白細胞升高和中性粒細胞比例升高。

當地醫院按照“感冒”予以輸液一次和口服藥對癥治療,但患者頭痛發熱并無明顯減輕。

于是,家屬又將病人帶進了另外一家醫院,復查了血常規檢查,依舊提示著白細胞升高和中性粒細胞比例升高。

考慮到距離家中相對較近,所以在另外一家醫院復查了血常規檢查后,家屬便將患者帶進了急診室。

雖然患者先后被兩家醫院診斷為“感冒”,并且家屬要求再輸液兩次,但是我卻不能輕易滿足這個要求,因為這個“感冒”的診斷似乎有些蹊蹺。

再次仔細詢問了病史,我發現患者不僅沒有咳嗽、鼻塞、流涕等常見感冒癥狀,體溫也一直是反復低熱,最突出的癥狀反復是看起來并沒有影響學習的頭痛。

感冒發熱的確可以引起部分患者頭痛發熱,但有著頭痛發熱癥狀的病人就一定是感冒嗎?

用大家耳熟能詳的通俗語言來說,普通感冒不是可以自愈的嗎?為什么眼前這位病人在輸液、口服藥物治療后卻沒有絲毫效果呢?

"除了頭痛,發低熱之外,還有其它不舒服嗎?"我特意詢問了這位忙著復習功課的患者。

但是,她卻只是看了看我,然后搖了搖頭,連一句話也不愿意說出來。

起初,我尚以為眼前這位未成年的小姑娘只是靦腆而不愿意說話呢。

但是,一個可怕的念頭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:“病人看起來似乎有些呆呆的感覺,可是一個能夠正常上學的高三學生,又怎么可能呆呢?”

就在這個時候,她的父親像想起來什么似的提醒道:“對,她還吐過好機會,吐得可多了,我們以為是吃了壞東西。”

再仔細追問下去,家屬的描述竟然和“噴射性嘔吐”非常相似。

“先不要輸液,做個頭顱CT去吧。”我建議這位頭痛發熱一周,生命體征穩定,自主體位,步入醫院,言語清晰,對答切題的患者去進一步檢查。

家屬倒是沒有提出反對意見,

來源:www.toutiao.com

推薦閱讀